當前位置:首頁 > 走進委員 > 委員風采 > 正文
吳為山:塑者何為
作者:楊靈 發布日期:2019-05-07 信息來源:中國政協 字号:[小] [中] [大]

  飄逸長發,絲質圍巾,是吳為山多年不變的造型。作為藝術家,他心手相映,塑造了一座座飽含中國精神的時代豐碑;作為中國最高美術殿堂“掌門人”,他努力讓藝術走進人民大衆;作為政協“老兵”,他多年在人民政協舞台上唱響中華文化好聲音。吳為山,連續三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美術館館長,著名雕塑家。近一個小時的采訪,從個人到國家,從曆史到當代,從中國到世界,吳為山始終沒離開“文化”二字。

   為曆史人物塑像立時代豐碑

   吳為山熱愛雕塑。盡管擔任領導職務後公務纏身,但創作在他心裡依然是最重要和最幸福的事情。他經常下班後換上工作服,一柄塑刀,一雕就到深夜。

   “隻要是我創作的雕像,每平方毫米都會留下我的指紋。”直到今天,吳為山的每一件作品都是親力親為。由于長期創作,他右手的大拇指比左手的長兩公分,手形也更扁平。

   吳為山塑像,有無數腹稿,但沒有草圖。靈感來了,十指“空中一舞”,一個立體的雕像在他腦海裡形成,正式開工便一氣呵成。

   大多數人看到吳為山作品的第一反應是“像極了”,卻猜不透為什麼。他的雕塑表面磅礴嶙峋,有些地方甚至還留下手指掃過的痕迹,在“似與不似之間”,構思奇巧且手法酣暢淋漓。

   這正是吳為山倡導并身體力行的寫意雕塑。吳為山說,寫意是中國文化所特有的,它追尋一種不對稱的失衡的勢态美,與中國寫意花鳥中的一些構圖相似。

   從小接受過傳統繪畫、書法教育,後來又接觸了美術、雕塑、彩塑等民間藝術,吳為山對中國傳統文化感情深厚。他的作品在寫實基礎上,更多的是吸收傳統當中寫意的藝術手法。他認為在世界雕塑史上,中國的寫意跟西方的寫實和抽象可以并駕齊驅。

   “這不僅僅是方法問題,更是對中國文化的自信。”他創作的“超越時空的對話——達芬奇與齊白石”中,通過對中西方兩位藝術大師惟妙惟肖的刻畫,讓國際藝術界更關注作為東方藝術符号的齊白石,也更關注大寫意風格的中國當代雕塑的新創造,以及在世界雕塑語境中的曆史文化價值。

   30 多年來, 吳為山創作了500 多尊雕塑,從老子、孔子到魯迅、齊白石,再到費孝通、錢偉長、季羨林等古今先賢大師……每件作品以神塑形,意象萬千。既承載了幾千年曆史文化的厚重,又于每個折痕處展露出藝術家詩性的情懷。

   為中華曆史傑出人物塑像,是上世紀 90 年代,吳為山為自己定下的一個目标。“當時,經濟大潮湧動,社會價值取向多元,許多年輕人對我國傑出的思想家、文學家、科學家很陌生,轉而去崇拜明星。作為雕塑家,我應該為這些曆史人物塑像,建立時代豐碑。”

   “塑像實質上是對話,是仰望,是傾聽。”在吳為山眼中,這種超越時空和領域的對話,使他在曆史與現實之間,不斷探索着中國文人的心路軌迹。同時,也在塑造着吳為山。“顧景舟先生告訴我:藝術與非藝術的區别,高與低的差别,在分毫之間;費孝通先生告訴我:得其神勝于得其貌,而塑人之神重在表現一代知識分子的精神風貌;楊振甯先生告訴我:藝術與科學的靈魂同是創新……”

   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

   在遙遠的巴西,孔子伫立“中國廣場”講述仁義禮智信;在德國古老的特裡爾,馬克思回到故鄉,偉岸的身軀折射着千年思想家的光芒;在俄羅斯、以色列、韓國,《紀念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主題組雕》呼喚着世界和平……這些富含中國文化内涵的雕像,向世界默默地講述着中國故事。

   以雕塑為載體,傳播中國故事,吳為山在中外文化交流中,已經成為一名出色的推動者。上世紀90 年代他開始走出國門進行國際藝術交流。在東西方文化的對比中,他更加深刻地認識到中國文化的偉大。“我們的自信從哪裡來? 5000多年的文明,960 多萬平方公裡疆域上 56 個民族産生的豐富文化 ,都是人類曆史上獨一無二的;中國共産黨領導人民在革命、建設、改革中創造的革命文化和社會主義先進文化,更是在世界上獨樹一幟。這種從未中斷的文化傳承是中國迅速發展起來的根源,是我們堅持文化自信的源泉。”

   吳為山給記者講了幾個故事。

   巴西庫裡提巴市市長自稱是孔子的忠實粉絲,在一次來訪中看到吳為山塑造的孔子像,便要求将孔子像立到庫裡提巴市,并将孔子像所在的廣場命名為中國廣場。就這樣,中華聖人來到南美,講述着中國的仁義禮智信,冰冷的青銅在那一刻有了心靈的溫度。

   2018 年,馬克思誕辰 200 周年,吳為山塑造的馬克思像立于其故鄉特裡爾市,受到了當地民衆的歡迎。“用中國的雕塑藝術來塑造馬克思,不僅僅是一座像,還帶着中國人民情感的溫度和中國文化的厚度。”

   在他的帶動下,中國美術館以中國精神為主題在墨西哥博物館舉辦大型展覽,300 多件館藏經典作品和當代藝術家的優秀作品以及民間美術作品的展示,在墨西哥掀起了一陣“中國熱”,不僅将“中國寫意”精神推向世界,也在世界人民心中種下了一顆中國文化的種子。

   “不僅僅講美妙的故事,也要把我們民族在曆史長河中的災難講給世界聽。”在創作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的主題雕塑時,吳為山以一名幸存者的真實遭遇為原型,向世界展示了中華民族的沉痛往事。“銘記曆史并非牢記仇恨,是讓世界驚醒,讓戰争遠離,這是文化的力量,藝術的力量,更是正義和平的力量。”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看過吳為山的作品後評價說:“這些作品表現的不僅是一個國家的靈魂,更是全人類的靈魂。”

   作為全國政協委員,12 年的履職生涯,文化自信一直是吳為山履職的關鍵詞。他為文化“走出去”呼籲更多藝術家“用經典作品傳播中國精神”;建議提高中國文化“走出去”的品質,整合全國美術館資源,策劃全球巡展;建議國家有計劃地推動大師大家、名家名作在國際社會的影響,使中國名作成為世界名作;建議通過外交途徑和文化交流方式建立與各國美術館和博物館結成長期合作關系,使中國文化走出去有相應的平台。

   滿足人民對美的需求

   去年 11 月,中國美術館外排起了一公裡多的長隊。在這條“長龍”中,有老人,也有小孩,他們裹着厚大衣,罩着羽絨服和帽子,站了三個小時,隻為争取一個中國美術館的觀展機會。

   這都是“典藏活化”的成果。

   2017 年兩會,吳為山提出了整合藏品資源,活化經典、弘揚精神的提案,得到文化部高度重視,推動了美術經典作品的館際資源貢獻和多項藏品交流展覽的舉辦。展覽展出了包括齊白石、徐悲鴻、林風眠、傅抱石、吳冠中、李可染等近現代中國美術大師作品 200 餘件套,可以說把“壓箱底”的精品都拿出來了。

   “‘典藏活化’就是要滿足人民對美的需求。”吳為山說,國家級美術館不僅僅是殿堂,還應該是普及公共文化服務的平台,要在平台與殿堂之間,在普及與提高之間,在大師與普通的藝術家之間,在藝術的最高境界和普通老百姓基本的文化需求之間找到平衡。

   兩年來,他親自策劃舉辦的“美在新時代”“美美與共”等典藏活化展覽,觀展人次均達到 14 萬。

   “作為大衆美育陣地,美術館舉辦什麼主題的展覽,都要遵循‘四個堅持’,真正讓體現中國精神、代表中國文化高度的精品力作,為人民所享。”兩會召開前,吳為山還在忙于布展,來自 56 個民族的 200 多件雕塑作品首次彙聚北京,向人民展現民族大團結盛況。

   不僅将精品展覽帶到老百姓中間,他還深入到新疆、西藏及少數民族村寨采風調研,交出了近 30 份提案。

   最近一年,他走訪了全國 20多個省份的城市,對當地美術館進行調研,發現很多文化館、大劇院缺乏專業的文化管理人員,一些地區存在無藏品、無人員、無活動的挂牌館空殼館。為此,他在今年的提案中提出,要大力培養基層公共文化管理人才,不要讓公共文化設施變成空殼。他表示,中國美術館也将身體力行,于今年舉辦全國美術館長培訓班,圍繞如何當好美術館長的主題進行深入探讨與研究。

   “2019 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70 周年,我們要按照習總書記的要求,積極組織好展示好精品力作,為偉大時代畫像、立傳、明德!”吳為山說。( 作者 楊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