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走進委員 > 政協文藝 > 正文
何水法:愛與奉獻,讓藝術更有價值
作者:浙江省委統戰部 發布日期:2017-02-03 信息來源:中國政協 字号:[小] [中] [大]
  
何水法在全國兩會上接受小記者采訪
 
  文◎徐忠友
 
  一個畫家之所以傑出,至少有兩方面的沉澱:一是人品,二是畫品。
 
  為人坦蕩落拓、不拘一格,是藝術家修養與境界的聚集。除此之外,還必須具備精湛的畫技和充分的想象力與智慧,三者缺一不可。何水法在他的領域裡,能承受這兩大主題的分量,絕非輕松之事,而是努力修煉的結果。他常說,學畫之前,一定要先把人做好。唯有愛與奉獻,讓藝術更有價值。
 
  為《富春山居圖》合璧而建言
 
  作為文化藝術界的全國政協委員、浙江省政協常委,多年來何水法積極為促進我國文化藝術方面的繁榮發展建言獻策。有關推動元代大畫家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在台北合璧展出的提案,就是他最早帶頭提出的,這其中有很多故事。
 
  在何水法年輕的時候,他跟随陸抑非先生學習繪畫。有一天,陸抑非邊繪畫邊告訴他,《富春山居圖》是元代大畫家黃公望年近八旬時花了近7年時間、為至交無用禅師創作的,此畫長期被中國美術界、收藏界譽為“中國第一神品”,自明代成化年間起先後被書畫家沈周、董其昌收藏,明末又輾轉流傳到江蘇宜興大收藏家吳之矩及兒子吳洪裕手中。吳洪裕酷愛此畫,視如己出,甚至去世前想燒這幅《富春山居圖》為自己殉葬。吳洪 裕的侄子吳靜庵雖然從火中搶出了《富春山居圖》,可惜長卷已有五尺被燒毀,餘下部分又被燒成兩段。前段長51.4厘米,恰好有一山一水一丘一壑之景,被命名為《剩山圖》。後段長636.9厘米,經當時大古董商吳其貞精心修複裝裱,将董其昌的題跋從畫尾移至畫首,跋中寫明此畫系黃公望為好友無用禅師所作,因此後段被稱作《無用師卷》,仍歸吳靜庵收藏,後傳到過皇宮,又曆經張範我、季國是、高士奇、王鴻緒諸人之手收藏,最終被大收藏家安岐買到。民國時期,《富春山居圖?剩山圖卷》被清代著名收藏家吳大澄的孫子吳湖帆以家中祖傳的商周青銅鼎商,從上海汲古齋老闆曹友卿處換得。隻是在1948年底,蔣介石派人将北京故宮博物院搬到南京的《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等一大批珍貴名畫運往台灣,另藏在台北故宮博物院,從此兩段畫作從此天各一方。
 
  這是何水法第一次獲悉《富春山居圖》的曲折經曆,覺得很驚奇。
 
  《富春山居圖?剩山圖卷》後來被送到浙江博物館,則與何水法的另一位恩師沙孟海有關。建國後不久,當時在浙江博物館供職且擔任浙江省文管會常委兼文物調查組長的沙孟海先生得知《富春山居圖?剩山圖卷》由吳湖帆個人收藏後,心情極不平靜。他想,這件國寶在民間流傳幾百年,因受條件限制,保存不易,隻有國家收藏,才是萬全之策,于是他便向上級反映了這一情況。1956年,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員會副主任郦承铨便派沙孟海前往上海吳湖帆處征集《剩山圖》。沙孟海數次與吳湖帆商洽,并曉以大義。吳湖帆得此名畫,本無意轉讓,但沙孟海并不灰心,仍不斷往來于滬杭之間,又請出錢鏡塘、謝稚柳等名家從中周旋。吳湖帆被沙孟海的至誠之心感動,終于同意忍痛割愛。1956年,經當時的浙江省省長沙文漢特批,向吳湖帆支付了5000元錢,《剩山圖》終于被征入浙江博物館成為“鎮館之寶”。
 
  何水法的恩師陸抑非是吳湖帆“梅景書屋”的傳人,論輩分,吳湖帆正是他的師公。對這幅山水巨制的崇敬以及突然獲悉的自己與這幅傳世名作的聯系,青年時代的何水法心裡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讓兩段畫作合璧的念頭悄然而生。
 
  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何水法曾三次專程趕往台北故宮博物院瞻仰《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每次都是乘興而去,抱憾而返。盡管“三顧茅廬”,卻都沒有見到《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但何水法對黃公望和《富春山居圖》的關注卻是更深了。
 
  2010年,适值《富春山居圖》問世660周年,何水法覺得讓兩段畫作“團圓”的時機到了。
 
  這年3月在全國政協十一屆三次會議上,當他把自己起草的《關于〈富春山居圖〉合璧故裡展出的提案》分送給參加全國政協的文藝界别委員後,鄭欣淼、馮遠、韓美林、馮骥才、梅葆玖、鞏漢林等委員當即附議。随後,他正式向全國政協提交了建議《富春山居圖》合璧展覽的提案。
 
  這年全國兩會閉幕後,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按慣例舉行了記者招待會。溫總理在回答台灣地區記者關于兩岸關系的提問時,有意講了關于《富春山居圖》的話題:在元朝有一位畫家叫黃公望,他畫了一幅著名的《富春山居圖》,79歲才開始創作的,完成之後不久就去世了。幾百年來,這幅畫輾轉流傳,現在一半放在杭州博物館,一半放在台北故宮博物院,希望兩半幅畫能合成一整幅畫。畫是如此,人何以堪……
 
  經過相關人員多次往來協商,《富春山居圖》合璧展籌備事宜于2011年初正式啟動了。2011年6月1日上午,世人關注的“山水合璧——黃公望與《富春山居圖》特展”在台北故宮博物院“晶華宮”隆重揭幕,浙江博物館鎮館之寶《富春山居圖?剩山圖卷》與珍藏于台北故宮博物院的《富春山居圖?無用師卷》,情牽海峽兩岸的曠世名作《富春山居圖》由此實現了跨越幾百年風雨的合璧展出,這是此兩段作品分隔海峽兩岸60餘年以來的首次重逢,何水法心中幾十年的夙願終于實現了。
 
  樂于用藝術作品助人
 
  何水法強烈的社會責任感是衆所周知的。
 
  2008年5月12日,當四川省汶川特大地震發生時,何水法正在畫室創作。正落筆間房子一晃,他突然感到一陣頭暈目眩。此刻他想起正在醫院重症監護室裡接受搶救的老父親,便急匆匆地趕往醫院。跑到醫院後他聽到汶川剛剛發生大地震的消息,他眼望着病床上的老父親便陷入兩難境地:一邊是彌留之際的老父需要自己盡孝,一邊是亟待救援的災民。自古忠孝難兩全,他在安頓好老父親後于第二天淩晨趕回畫室,一氣呵成,一幅《國香》圖就此而成。《國香》通過浙江省媒體義賣籌得的赈災款,他全數交給了浙江省慈善總會。
 
  也就在同一天,何水法的老父不幸與世長辭了。接下來的幾天,他強忍住失去親人的巨大悲痛,又陸續創作了國畫《香遠》《紫氣東來》和書法作品《大愛無限》,完成後立刻送去愛心義拍,同時還把一直舍不得出手的舊作《春滿人間》送去義賣,将籌得的赈災款在第一時間送往地震災區。
 
  在捐款後,何水法動情地說:“危急關頭,我們每個中國人都要親如一家,一定要團結,我們除了哀悼,更要振作起來,能多出一份力量就多出一份。父親去世讓我很痛苦,我深深理解災區那些失去了父母、孩子和家園的災民的痛苦,他們現在很困難。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讓更多的人站出來,支持赈濟災民和災區重建。”在他的帶動下,越來越多的畫家積極參與到義賣活動中。
 
  從藝幾十年來,何水法的義舉從未間斷。第一次大規模捐贈是在1990年,當時何水法為山東菏澤博物館捐贈了30張牡丹作品;1995年,何水法為全國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捐贈了20幅畫作;2004年印度洋海嘯發生後,何水法是浙江第一個發起捐助活動的畫家,當時他與學生一共捐出了幾十張作品,義賣後全額捐贈……
 
  在擔任浙江省知識界聯誼會副會長後,他更是積極參與捐畫捐資助學、助殘、助孤和環境保護、文化建設等各種慈善活動。
 
  何水法做好事不喜留名,還盡量回避媒體的宣傳報道。他曾為母校患有白血病的年輕學子籌得一大半的醫藥費,在媒體多次催促下他才同意報道。最近幾年,何水法正籌劃在母校中國美術學院設立一個永久性的獎學金,鼓勵那些成績優異的寒門學子。
 
  何水法畫的牡丹堪稱一絕,他勤于保護和弘揚中國傳統文化藝術、樂于用藝術助人的精神,就像歌唱家蔣大偉在《牡丹之歌》裡唱的那樣:把美麗帶給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