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走進委員 > 政協文藝 > 正文
朱世慧:傳統文藝的春天來了
作者:ycszx 發布日期:2018-01-03 信息來源:宜昌市政協 字号:[小] [中] [大]

  喜歡京劇的人一定對經典名劇《徐九經升官記》中徐九經惟妙惟肖的醜角神态印象深刻,這個人物的飾演者是全國政協委員朱世慧。作為全國著名的京劇醜角、京劇界的“腕兒”,朱世慧已經做了11年的湖北京劇院的院長,9次參加中央一套的春節聯歡晚會,央視春節戲曲晚會更是自舉辦以來年年都要參加,京劇已經成為朱世慧生命的一部分。長期以來,他對戲曲藝術的發展傾心盡力。作為3屆全國政協委員,朱世慧說,人民政協給了他一個非常重要的平台,在全國政協這個平台上,他一直積極為戲曲藝術,為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與發展建言獻策。當前,國家大力弘揚優秀傳統文化,作為傳統文藝大家,他對文化的發展更是充滿了信心。

  本刊:年初,中辦、國辦印發了《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傳統文化的發展處在一個新的曆史節點,您認為當前傳統文藝形式、戲曲院團的發展前景怎樣?

  朱世慧:在黨中央的大力支持和關懷下,這兩年文藝形勢,特别是傳統文藝形勢勢頭很好。

  國家支持力度提高了、演出市場拓寬了、宣傳力度加大了,給傳統藝術注入了很強的力量,讓傳統藝術工作者,特别像我這樣的京劇藝術工作者充滿了希望。以前,過度市場化,傳統藝術形式被邊緣化,給我們帶來了一定程度的消極影響,我非常着急。2014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了文藝工作座談會,我們非常振奮。2015年,國務院又印發了《關于支持戲曲傳承發展的若幹政策》的文件,這些政策都非常具體。2016年11月,第十次全國文代會召開,我又一次聆聽了總書記的講話,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給廣大文藝工作者,特别是京劇藝術工作者指明了方向,我真切覺得文藝的春天來了。各級政府對包括戲曲在内的民族優秀文化加大了扶持力度,我希望在此基礎上,國家對戲曲扶持政策應由“輸血”向“造血”轉變。隻有啟動、增進戲曲院團的“造血”功能,才能培育和提升院團内生的自主發展能力。另外,自有劇場是戲曲院團改革發展的“定心丸”和“安全閥”,不僅使院團擺脫了“給劇場打工”的宿命,也降低了演出生産成本,使院團可以依據劇場進行市場定位,還能促使院團制定常年規劃、固化演出排期、專注事業繼承,有助于戲曲院團形成良好的演出秩序,促進院團“抓保留劇目、抓流派繼承、抓演員培養”,從而有助于傳統文化的傳承。

  本刊:戲曲文化的傳承離不開人才,您對人才培養有怎樣的建議?

  朱世慧:一個劇團發不發達,人才是關鍵。不同于其他舞台藝術,中國傳統戲曲人才的培養方式極具特色。京劇是個講究的藝術,無論是唱念做打武,手眼身法步,都很講究。因此,京劇藝術和其他課堂教學不一樣,必須一對一。我當了11年院長,京劇界認為我培養了一批人才,各行當都有。10年時間,我們請了190位頂級藝術家,包括葉少蘭、孫毓敏等一對一地、手把手地、一招一式地教。目前,我們劇院有18個流派,都是請頂級的藝術家培養出來的。京劇這個行當要求我們台上不是一個演員,一花獨放是不行的。腕兒或者角兒畢竟是少數。按照京劇的老話必須是四梁四柱,有生旦淨醜,還得有好的二路配角演員、好的武戲演員。最近,我參加了兩個工程:一個是“名人名劇工程”,通過名人來傳承名劇,比如《徐九經升官記》,由文化部專門撥款搞培訓班,師傅帶徒弟;另外一個就是“京劇文醜人才培養工程”,我是全國的7位導師之一,專門培養醜角中的文醜,對人才的培養非常細緻,我認為這些都是很好的人才培養方式。

  要出人才,還必須有平台。中央電視台舉辦的全國青年京劇演員電視大賽(簡稱“青京賽”)就是弘揚民族藝術、發掘和推出京劇人才的重要平台。我們稱之為京劇界的“奧運會”,輸送了衆多優秀人才,曆屆獲獎選手許多現在都是京劇舞台的領軍人物,但由于各種原因比賽停辦了,我感覺非常遺憾。過去賽事過多,确實需要管理,但是像這種大的賽事,應該堅持下去,要為出人才提供一個平台。此外,還要完善戲曲優秀人才培養、人才進出機制。要按照國辦文件提出的“健全學校教育與戲曲藝術表演團體傳習相結合的人才培養體系”的總目标以及“建立院校教師與院團骨幹雙向交流機制”的要求,支持有條件的地方通過定向委托培養等方式或實施“校、團聯合辦學”“團、校一體化”或“團、校聯合培養師資”,鼓勵已劃轉為研究類或傳承保護類機構專業人員參與學校教育,特别是基礎教育實踐教學,為戲曲基礎教育培養更多合格師資,發揮“雙師傳授”的優勢創造條件。同時,要暢通人才出口,完善演員轉調機制,着力解決戲曲院團人才梯隊結構問題,現在的劇院是人進得來出不去。比如武戲演員,翻到30歲就是底線了,雖然還能翻,但跟頭已經不漂亮了。對于他們應該有一種機制,引導到群衆文化服務這塊。目前,作為院長我隻能是把他們轉舞美、燈光,但現在已然是飽和了。

  本刊:出人才和出精品是聯系在一起的,在出精品方面,您有什麼經驗?

  朱世慧:我們一直強調“出人才,出精品”,京劇是角的藝術,如果沒有名角,就吸引不了觀衆,流派是在角的基礎上形成的,而角兒也要靠作品來支撐。戲曲要多演,不演就越來越生疏。我們現在上演的京劇曲目是300來出,創作的戲在全國影響很大的也很多,比如《徐九經升官記》《法門衆生相》等,其中《徐九經升官記》演了700多場,至今不衰,可以說演遍了全中國,還走向了世界。好的作品必須經過精心細緻地打磨。我深知打磨一曲戲的艱辛,劇院打造一部戲曲,由創作劇本開始,首先要請好編劇,要經曆無數次的修改,劇本打磨好之後要成立主創班子,一次次地排練。我當院長後排演了《建安轶事》,講蔡文姬個人坎坷的故事。我聽到這個故事後,感覺非常精彩,專門邀請上海著名的編劇羅懷臻創作劇本,我們先後打磨了半年的時間,劇本出來後,又組織我們團最好的班底進行排演,一遍又一遍認真打磨,最終這個戲在2011年第六屆中國京劇藝術節上得了金獎第一名。另外,要挖掘整理優秀傳統劇目。我們團有很多冷門戲是由傳統戲改編而來。比如《楚漢春秋》,就是把周信芳大師演的《蕭何月下追韓信》和梅蘭芳大師演的《霸王别姬》糅在一起,反響特别好。在中央電視台直播的節目中,《楚漢春秋》是觀衆點擊率最高的。有了人才才能推出好劇目,有了好劇目才能推出好人才,相輔相成。要出精品就要鼓勵院團創作,中國京劇藝術節起到了很好的引領作用。為了備戰京劇節,各大院團,尤其是地方院團,日日夜夜在尋找有價值、有追求的劇本,然後投入艱苦的排練,京劇節的獎項能充分肯定真正優秀的劇本,這樣能鼓勵大家的創作熱情,讓院團有繼續創作的信心和決心。因此,我也建議文化部舉辦的全國京劇節應該堅持評獎,而不應取消。

  本刊:對傳統文化傳承發展,中央提出“要堅持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您認為如何落實中央的要求?

  朱世慧:我很支持這種說法。實際上,京劇就是這麼做的。一部京劇史就是京劇發展史、創新史。譚鑫培先生的貢獻就是把老生規範化,他是在前輩的基礎上發展,接着像餘叔岩的餘派,言菊朋的言派,周信芳的麒派,高慶奎的高派,他們原來都是學譚派的。學了以後,又根據自身的條件,周信芳形成麒派,楊寶森根據自己的情況形成楊派。像梅蘭芳、程硯秋、荀慧生、尚小雲,都是王瑤卿老師的弟子,他們學了以後成了4大流派。京劇既開放又保守,但不能當文物,必須要發展。雖然,創新一開始可能不被人認可,但要不斷嘗試。言菊朋根據自己嗓子探索出一條新的唱腔剛開始的時候也被認為是怪腔怪調,他真正火起來是去世以後。當然,創新可以,但不能改姓,京劇一定得姓“京”。